新闻中心网站首页 >> 新闻中心

云南泸西煤矿爆炸案追踪:父子涉黑同台受审

发布时间:2011.11.03 新闻来源: 浏览次数:
儿子张关林能耐超越父亲张有德 喊他声“关老大”就有赏

  郑春云涉黑团伙案庭审昨日进入第二天,法庭主要审理郑春云手下的4个骨干成员,其中一个骨干是郑春云的小舅子陈永祥,他曾经是一名教师,还在当地政府部门工作过,后来成为涉黑的骨干成员。法庭上,被告人张有德、张关林被指控为郑春云涉黑团伙的骨干,这两人还是父子关系,张有德虽然比儿子张关林早进入郑春云团伙中,可儿子的能耐远远超过其父亲,很快成为当地“老大”,手下有近100个小弟,经常带领手下到处“摆造型”。有年春节,他为了显摆自己的势力,召集近100个小弟,穿着统一印有“闪电”标志的服装在大街上游行。同时,王建福向郑春云提出高达3700万元的巨额赔偿。

  法庭上,公诉机关指控郑春云是涉黑团伙中的“老大”,他一个人坐在塔尖上,指挥着手下的尚红波等8名得力干将,和已经在爆炸案中死去的马俊伟,在泸西“11·18”案件中,起到很关键性的作用,当郑春云在虎城宾馆召集骨干成员会议,下面的工作均由骨干去完成。

  骨干成员

  “关老大”张关林

  每到逢年过节,他(郑春云)都会发过节费,一般都是好几万。”

  张关林说,他手下虽然有一帮“兄弟”,平常都要听从郑春云的安排,要是不听话,郑春云会打骂。张关林手下的“小弟”,都叫他“大哥”或者是“关老大”,无论是否认识的人,只要有人喊他一声“关老大”,他都会赏钱的。

  2006年的一天,张关林指派手下杨胜松等10多人,携带刀具、钢管、木棒到石林县安红煤矿帮张林仙“摆造型”,向张红生追讨债务。

  张关林做得更狂躁的事,是在2007年大年初一早上,张关林为了显示组织势力,带领其手下杨胜松、王虎等近100人,统一穿着胸前印有“闪电”标志的黑色中山装,从泸西县阿泸大街金辉宾馆出发,一直游行到阿庐古洞,在社会上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。

  2008年的时候,郑春云为了奖赏张关林这名手下得力干将,买了一套房子送给张关林。

  张关林虽然在泸西名声大振,但在郑春云面前,还是中规中矩,不敢乱来。每到逢年过节,张关林都会给郑春云上供,一般情况都是送上十来条“云南印象”香烟。

  老相识张有德

  我很多年前,就认识他(郑春云)的,一直在他手下干活,负责一个煤矿上的事,张关林是我儿子,我因为跟郑春云关系好,正好儿子没事做,就让儿子到‘一条龙’娱乐城做事。儿子不是指控的什么黑社会组织骨干成员,郑春云给我的房子,我都没要,直接把房子落成儿子的名字。”

  受审时,张有德把主要精力放在为其儿子张关林的辩护上。后来,郑春云专门给张有德配有丰田汽车。张有德在为其儿子辩解的同时,他也否认自己是郑春云涉黑团伙中的骨干。

  宾馆员工王吴永

  “我承认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,但敲诈勒索、强迫交易这两项,我没做过。”

  2005年,王吴永跟随郑春云后,一直在虎城宾馆做事,每月工资1500元左右。一切都听从虎城宾馆的主管马俊伟(爆炸案中死亡)的安排。王吴永说:“指控我是涉黑骨干,在平常做事中,我有一次做错了事,郑春云就打骂我。郑春云手下有七八个帮手,他们都各负其责。”而郑春云手下的帮手,大部分都是公诉机关指控的涉黑骨干成员。

  小学老师陈永祥

  “我是冤枉的。”

  陈永祥是郑春云涉黑骨干成员排在最后一位的,他是郑春云的小舅子,10年前,因犯故意伤害罪,被红河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。刑满释放后,自学考上大专,在泸西一所小学教书,后来在泸西金马镇政府工作过。

  郑春云势力在泸西变大后,陈永祥开始和姐夫打得火热,很快成为郑春云的一名骨干,他经常借助郑春云在当地的势力,大搞敲诈勒索,收取保护费,连执法人员都敢暴打。

手 下

  我的老大

  17号被告曾磊杰

  是陈永祥(郑春云的小舅子),我在他手下,只是一名小佣,帮忙买菜,为赌场放哨,替老大(陈永祥)在赌场里‘放水’,赌场老板是郑春云,老大每次喊我们出去打架摆造型后,回来就发200到300元不等生活费,为赌场放哨的时候,责任重大,半点不能马虎,要随时盯住有没有异常情况,得到报酬不等,有时候是50块,有时候是100块,就要看老大的心情了。放1万块钱的水,当场就要收200元的利息,这些钱,最后都要交给老大。”

  第17号被告曾磊杰是郑春云涉黑团伙的“小弟”,法庭上,这个“小角”很老实,他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全部承认,并说出了整个涉黑团伙的一些内幕。

  “陈永祥召集手下到煤矿收保护费时,都是按吨位来收取的,按照老大的规定,每吨收10元保护费。”曾磊杰说,每次收来的保护费,都是由陈永祥保管使用,所有行动,都要听从陈永祥的指挥安排,不敢违抗他的命令,如果不听从的话,就会遭到“老大”的威胁,还要打人。

  枪之谜

  郑春云的枪不知所终

  检察院起诉显示:2006年1月的一天,郑春云因与陈建喜有赌博纠纷,带领手下干将张有德、杨小波等人持枪到陈建喜家(泸西龙凤餐厅)实施报复。当天,郑春云还朝天开枪威胁陈建喜的妻子赵菊芬。

  爆炸案发生后,公安机关并没有收缴到郑春云的这把枪支,也没有指控郑春云涉及枪支的罪名。针对这个疑问,昨天的庭审中,记者采访了出庭支持公诉的公诉人,公诉人说:“在犯罪事实中,确定提到郑春云曾经持枪威胁他人,还朝天开枪。现在,这把枪的去向我们也不清楚,公安机关没有给出一个调查结果。”

  有旁听群众提出了质疑,郑春云如此大的涉黑团伙案,怎么可能不涉及到枪,没有查出郑春云的枪,说明那把枪还流通在社会上,对每个公民来说仍然是个威胁。

  泸西“11·18”爆炸案中,王飞云(另案处理)在引爆炸药后,看到郑春云抬着冲锋枪第二次冲向煤矿的二号井,然而,郑春云归案后,还是没有提到枪的事。

  情之困

  父子涉黑同台受审

  被公诉机关指控郑春云涉黑团伙骨干成员张有德、张关林是父子关系,二人在整个涉黑团伙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。2002年,父亲张有德跟随郑春云混迹江湖,帮助郑春云打理煤矿。张有德看到郑春云势力大,便把自己的儿子张关林也拉进这个团伙。张关林没有辜负其父的厚望,在泸西迅速壮大自己的势力,成立了一个“闪电帮”,手下养着多名铁杆“小弟”,只要有人聘请到张关林,他都会带“小弟”去“摆造型”从而实施敲诈勒索。

  昨天上午,第一个押进法庭受审的是张关林,对于公诉机关指控他是郑春云涉黑团伙中骨干成员,他否认了骨干成员身份和犯罪事实。

  赔之巨

  王建福索赔3700万元

  红河中院在开庭审理郑春云涉黑团伙案前,泸西“11·18”爆炸案中另一个主角王建福(另案处理)也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请求,王建福提出了3个诉讼请求:依法追究郑春云的聚众斗殴的刑事责任;判令郑春云赔偿原告代为垫付的死亡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2700万元;判令郑春云赔偿原告因郑春云的犯罪行为,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1000万元,两项费用共计达3700万元。

  据了解,红河中院已经受理,等待郑春云涉黑的刑事案件审理完后,法院另行审理。

本文共分 1
网站首页 | 公司简介 | 新闻中心 | 产品中心 | 客户留言 | 联系我们
镇江久能电器设备有限公司 公司主营点焊系列有:气动点焊机储能点焊机,交流点焊机
联系电话:13275112211 13705289786 E-mail: zj9n@163.com 苏ICP备11032366号 技术支持:三鑫科技 网址:www.zjdhj.cn